謝謝您親臨--都市[心]部落--部落剛上載了新文章--意@義; 歡迎分享和交流。任何咨詢,歡迎在此留言,或發送電郵至harry5235@hotmail.com.謝謝~

星期二, 二月 20, 2007

新年-快乐

新年。
似乎是一个应该快乐的日子
大街上的新年歌谣
小巷边的灯笼高挂
感觉到快乐的日子
就要到来

每回的除夕夜
总是望着窗外
一旦听到轰隆的引擎声
总是控制不住的抬头望
多希望车子停在门外车主
是很久不见的老友

随着年级的倍数不断增长
窗外的车子越来越稀少
不过突然觉得因车子的稀少
自己却变得容易满足
特别是只要有你的车
就已经足够填补我的空洞

今年的同学聚会
和往常一样
还是很陌生
还是被忽略
可是却因此
看到了真正的朋友
真正经历岁月洗礼的好友
十多年了
十多年的友情真的舍不得
舍不得因新年的短暂
而变得那样可欲不可求

好朋友
我会永远珍惜对我真心的你
我今年才发现你和我一样
喜欢坐在星空下
你和我一样那么的有情有意
我真的开心
七年后你会找回我
我因为你
而度过了快乐有意义的新年
你的声声叮咛我铭记与心
加油哟。。我的老朋友
新年快乐
每一个星星填满夜空的晚上
我必定会想起你。。。。

星期一, 二月 12, 2007

失恋

人家说失恋
是失去恋爱
失去爱情
可是
我却觉得
失恋 是像我一样
失去恋爱的勇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觉得自己已经开始疲惫
疲惫于不断思念
不断付出
不断等待
不断追求
到最后
总是不断伤心
不断哭泣

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堵住
没有追求爱情的权利与勇气
我好像来到了十字路口
路口的交通灯
永不转色的
让我停留在红色的指示下
也许
我应该停下来了
带着平常心
带着浓浓的祝福

希望我爱过的人
幸福
快乐
而我
也只能在静静的
望着日出与日落
让自己努力的
去习惯孤单与寂寞,......

方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条路
通往自己向往的希望与目的地
而每一个路程
时而出现迷人动心的绿草丛林
时而出现风雨交加的山崩路塌

可是 每一人都必须清楚自己的方向
为达到自己的希望
咬牙切齿的继续奔驰

而我呢?

我的路走到一半了
一路来冲劲十足的自己
突然找不到方向
看不到指示牌

突然不清楚
自己的希望与目标是什么
不知道自己要到什么地方去

最可悲的是
路上越来越寂寞
而路障也明显的越来越多
一路走来
面对很对交叉路
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
不知道选择对不对
不知道找什么理由继续走下去

我想
我走不下去了
因为突然觉得很累了
付出再多的汗水
也可能走不到自己的目的地

反而会在半路
就给路障给考验得伤不忍睹了

看着这条路还很长
可是却没有走下去的信心
我应该继续吗?

星期六, 二月 10, 2007

沉夜

月光高高的挂在夜空
而星星毫不言累的
陪伴左右
当沉醉于感性的夜色时
远远传来熟悉的呼唤

你在想念他吗
原来是自己的背影
在内心不停的追问

除了等待
还是等待
不知道是等待开始
还是等待结束

心里的自卑
不停的在心底徘徊
可对他的牵挂
确实不停澎湃

矛盾的自卑与牵挂
似乎让坐在星空下的自己
不停冒汗

他为什么都没有回应呢
他在忙什么呢
他是不是讨厌我了呢
数不清的问号
好像比天上的星星还多

真的担心
经历的一个晚上
当太阳出来的时候
星星和月亮
还是一样毫不留情的
隐藏了起来
就像他给与我的爱

若隐若现

听了激励讲座后
坐在车里
望着窗外的夜景
脑海似乎体悟到
原来 犹豫是因让别人可怜自己
犹豫是要让别人认为
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

我 犹豫了吗
我想我是犹豫了
我终于 明白为什么我会不开心
原来我要的太多

当我得不到我要的东西
我就会认为自己很可怜

我真的那么可怜吗??

星期四, 二月 08, 2007

还是一样

今天的夜空多了很多乌云
我还是一样
背着沉重的公事包
往回家的孤寂小路前进

和平时一样
一回到家
还是一样 把公事包丢下
还是一样 赶快打开电脑
还是一样 期待他上线

终于今天 等到了
不过 我还是一样消极
我还是一样想他

不久 他下线了
我的夜晚顿时失去了方向
尝试改变一下生活
让生活不再一样
尝试走出客厅
准备投入妈着迷的电视内容

结果 妈还是一样唠叨
电视节目还是一样的郁闷
心情还是一样的不平稳

结果我终于忍不住了
回到很暗的房间
突然觉得自己活了那么多个年头
还是一样什么都没有

还是一样没有钱财
还是一样没有身材
还是一样没有人才
最难过的是
我的夜晚还是一样那么寒冷

突然从电脑里
选了他爱听的那首马来歌曲
躺在床上
抱着充满伤心味道的枕头
这个夜晚还是一样很想他

突然在想
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
我们真的会有幸福吗

我要拿什么来爱他呢
我的前途应该怎样选择呢

我真的如妈妈说的那么没用吗
我真的应该回到繁忙的城市
追求累人的前途吗
还是继续让自己列入穷人阶级

我还是一样没有答案
我还是一样睡不着
我还是一样犹豫
我还是一样没有安全感
我还是一样没有方向
我。。还是一样。。。

星期三, 二月 07, 2007

经营爱情

糟糕的心情
沉暗的房间
悲伤的情歌
突然让我心都空了
愿来寂寞与孤单
会让人向往爱情
可是却会因为向往
然后追求
然后努力用心的经营
回头想想
原来爱情不容易经营
它 会让人一无所有
它 会让人充满伤痕
一旦经营有所亏损
损失的。。是内心的恐惧
突然觉得 要经营爱情 真的不容易
真的累了
累得想宣布破产了
有的时候会突然觉得
如果经营爱情 是那么痛苦
倒不如什么都不要
宁愿当个只有身影陪伴的孤魂
今天
电话里很久没出现的名字
突然闪烁在荧幕里
心里感觉很不是味道
应该就要发生什么悲剧了
果然
他战抖的声音
带有浓浓的火药味
他的那股闷气
有如原子弹的爆发力
我的要求错了吗
我的决定真的伤了他吗
我突然不觉得遗憾了
我突然觉得我结束的很是时候
如果我继续迁就
可能我不只是破产
爱情
突然觉得它是很累人的
旧的去了 依然有挂碍
新的来了 依然要等待
压抑而不敢爱的同时
真的觉得很郁闷
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该从何出发
该往哪里去
该去什么地方
既然累了
不然就坐下
不走了
不要了
不再出发了

压抑

看着房间墙上的星星
似乎很感孤单
孤单不是因为一个人
孤单是因为内心没有人
不知不觉
让很多人走进了自己的心房
可是又无奈的让对方走出去

总是觉得自己很失败
每次都是努力的压抑自己的爱
压抑自己的思念
压抑自己的甜言蜜语

压抑
似乎已经成为习惯
因为压抑
总比对方感到压力好

有的时候
压抑久了
真的很累
因为时冷时热的互动
压抑已经是必然

压抑 是因为怕对方不喜欢自己的牵挂
压抑 是因为怕对放不开心自己的厌烦
压抑 是因为不知道对方心里的想法

而压抑。。有的时候会让人想放弃
因为压抑背后换来的
不一定是幸福

压抑着自己不给对方发的短讯
压抑着自己不给对方打的电话
压抑着自己不给对方太大压力

最后
我觉得继续压抑
因为只有这样
才可以让种植在心田的种子
慢慢发芽
然后成为稳固的爱情树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
这棵树才会茂盛
可是我还是会努力尝试
希望不会再遇到残忍的伐木佬
将我的爱情树
无情的砍掉

星期二, 二月 06, 2007

空洞

距离单身的日子
感觉好像好久好久了
随着每天不停重复的日出与日落
生活似乎都在工作与休息之间
几乎没有一点生气

对于工作
不知所措
思绪总跟着店里的风扇转动
发呆的自己总是不停的思念与牵挂

对于爱情
患得患失
望着电话的银幕期盼陌生又熟悉的简讯
发呆的自己总是不停的担心与期盼

对于自己
无限犹豫
因为累垮的心灵
多期盼雨露的滋润
多向往阳光的温暖
多期待还没开始的--爱

永不掉落的翅膀

翅膀-虽然可以带物飞翔
可是,却是何等的脆弱
一旦被猎人击伤
就会让小鸟随之掉落

可是。我却无意的
捡到了一只断了翅膀的小鸟
他失去昔日的冲动
没有了以前的固执
不过感觉上
它失去的不只这些

于是 ,我决定了
决定替这只小鸟
装上一对隐形的翅膀
让这对翅膀
永远陪伴它展翅高空
陪伴它寻找它昔日的动力与希望
希望它飞到不孤单的地方
还带着它飞跃每一个失望
而且在它失落的时候
这双翅膀依然不离不弃的支持它
守候它

虽然不知道这只小鸟会不会永远陪伴在自己身边
也不知道这只小鸟在病与睡的时候需要的是谁
可是。。我还是会坚持
让我编织的翅膀永远陪伴它

虽然在编织翅膀的过程
被细腻的针头刺伤了很多根手指头
可是
我会努力的忍痛
让我的痛
用来编织小鸟的幸福
可能小鸟不会感动
可能小鸟不会明白
可是至少
我曾经努力过
在替自己疗伤的同时
我曾努力的
希望它幸福

星期六, 二月 03, 2007

幻想

每次 思念一个人 都会幻想
幻想 他 在做什么
他 有没有想念自己
可是 距离的局限
总是让人很想占有
占有对方的思绪
占有浪漫的期待

今天同样一个人
走在夜空下
身边少了影子
电话少了短讯
不过脑海多了思念
心里深处多了牵挂

不过

望着头上的星星
涌上心头的
只有祝福
只有期盼
只有对他的祈祷
愿心里的他
无论属不属于自己
重要的是
自在
开心
平安

也许。。这就是爱 却不一定要占有吧